特品特惠
回到顶部

63岁深圳大叔,花7年征服中国无数少女心:性冷淡风被用滥了,我想玩点不同的

普象工业设计小站 08月13日 08:44

ⓒ 采访:铁佳、关平

ⓒ 受访:曾德钧

在各种精致的橱窗里

你一定见过猫王收音机

据调查,猫王70%的用户是18-25岁的女

可谁能想到

这品牌的创始人是年过六旬的老爷子

收割了无数少女心

他就是曾德钧老先生

猫王品牌创始人,中国胆机之父

年轻时,他拿着能买北京两套四合院的钱

去买了一台音响

曾太太的生愿望

曾是希望老先生从家里搬出去100台收音机

他创业6次,热爱音乐和音响,一生逐梦

带领公司创立了全世界第一个智能音响标准

猫王1收音机一出世,曾众筹百万

他用设计将一个老龄化产品,变成现象级爆品

而曾老爷子总说:

“我永远是这个时代下的小人物。”

六次创业,踩过的坑

 不买北京四合院,只爱音响 

我当年读的大学,就是现在的北航。四年学了80门课,因为爱好,多学了机械专业,应用数学,信息工程等等。

毕业后,边教书,边做科研,也就是搞导弹。我负责做声音模拟和图像模拟,在那个时候接触了高保真音响,慢慢变成了一个音响专家。

1986年,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,我拿到了奖金。

当时那笔钱可以去北京买两套四合院,但我拿去买了一整套音响。卖货的阿姨还要给我介绍对象。

后来很后悔,不是因为自己放弃了成为王健林、潘石屹的机会,而是因为这套音响没有达到我想要的音质。

所以我就开始自己做了。

 在深圳创业的几十年 

1992年,我去了深圳,被新加坡录音师和音响行业的人看上了,做出中国第一台商品化的Hi-Fi音响。

那是第一次创业,当时卖5000块一台,一个月一千台。来说给我利润分成20%,到最后人家跟我说没利润,我要查账也不许,因为协议里没写。那时只知道做产品,不懂商业,踩了第一次坑。

第三次创业做了模块化设计的产品,用户可以自己DIY。售价2180元,十个月销出一万台。卖了10个月,净利润200多万。但一夜之间这个工厂跑了。

那个时候,有深圳户口才能成为股东。我不是当地人,哪来的户口。合伙人说过,他朋友有户口,公司写成他俩的名字,钱归我。

可那会儿只顾做事,没有和人家签协议,一夜之间就找不到人了。只能怪当时没有商业头脑和法律意识。

2004年我想重温收音机的黄金时代。中国错过了那个时代,直接过渡到互联网了,可我还想圆一个梦。

在国内外搜罗了很多收音机,买回来收藏。但能始终不能让我满意,就想自己做一台。

做成后放在论坛上,好多发烧友看到都想找我定制。我一开始是拒绝的,因为做一台要一年时间,成也高。

后来论坛版主找我沟通,谈成2000块一台,做100台。我花了五六个月做出来。来以为会有赞扬的声音,结果被网友骂惨了。

人生中最难受的20多天来了,各种吐槽迎面扑来。100多个人给你提意见,我又是一个爱深究的人,觉得很多人说的有道理,就一条条记下来。一直到论坛里没有负面的声音。

我把大家的意见整理好,决定把所有产品召回,重新修改,再给大家发出去。论坛上也渐渐有了鼓励认可的声音。虽然最后赔了几十万,但我有收获。

第一是信任,第二是在他们的帮助下,我从业余的设计师变成懂用户的设计师。

之后每年在论坛上都能卖上几百台。

如何做现象级爆品

 用设计改变一个行业 

猫王是一家典型的设计驱动型公司。用设计改变一个行业,把收音机这样的夕阳产业变朝阳,一个老龄化产品变潮玩。

的美学家山口周说过,这个社会理过剩,美感不足,是这个社会非常大的危机,这是个感获利的新时代。我非常赞同他的看法。

王尔德说,漂亮的皮囊太多,有趣的的灵魂太少。事实上有趣的灵魂不多,漂亮的皮囊更少。

大家都在用相同的思维做产品,世界上的东西千篇一律。我想用不同的逻辑去做。在极简主义被滥用的现在,我们想为大家提供新的审美选择。

调查发现随着人们收入增加,生活水平提升,我们设计能力的提升速度,已经跟不上人们的审美发展了。猫王发现了这一点,跟上并领先。

我们有专门的团队去调查,猫王70%的用户是18-25岁的女。没想到我一个快70岁的老头,收割了这么多少女心。

这次想做一点不同的,在使用人群上也迭代一下。我们新出的野mini系列就是对男用户的触达。

我们收藏了很多二战使用过的指南针,望远镜,每天把玩,认真地去看细节。耳濡目染,让我们在做产品细节时也会有更高的要求。

做设计既要传承也要创新。

 不做更好的产品,只做不同的产品 

若谈爆款,猫王·小王子其中一款产品在2016年5月份一出来,当月就卖了2万台。

我们去梳理了一下这款产品成的逻辑。

第一点,少即是多,慢即是快。

花时间琢磨出一个现象级爆品,是另一种形式的“快”。

我们做产品很慢,每年不会出大量产品。比如原子唱机设计了一年时间,若个设计师,上百个设计方案,数次迭代。

用第一款产品试水,成后再做第二款。用这样的逻辑有效规划产品,提升产品质量,提高成率。

第二点,与其更好,不如不同。这是我们的产品策略。

通过产品的边缘竞争,错位竞争,来减少竞争造成的能量损耗,再次提高成率。

中国有些企业做收音机非常强,我们没想过比人家更强。因为每家都有自己擅长的东西,若耍小聪明,很容易掉坑里。

第三点,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

创业团队面对的诱惑太多,总是什么都想做。可不管是人还是团队,总会有自己的能力圈和边界。要学会放弃,有所不为,才能成就你的“有所为”。

当年很多巨头企业找我们做智能音箱,很多人说这是大腿,去抱。但我都拒绝了,因为看清了背后的逻辑,看不清就会变成一条踩你的大腿

这是很多设计师创业容易犯的错误,不要被诱惑到坑里面去。

在产品上也要学会加减法,不要追求完美的设计,这是个伪命题。一旦完美便无法进步。

产品可以有缺点,但不能没有亮点。成的产品往往做到了有特点的设计,完成了缺点的规避。

要思考自己产品的独特价值是什么,不做可有可无的产品。

像戴森的吸尘器和吹风机,拿出来就和别人不一样。世界上如果没有这样的产品,真的是少了点精彩。

未来猫王的机遇点是科技和美学。原来是关于声音,现在的主题是生活。我们在探索更多影音或数码穿戴的跨品类产品。我相信只要我们坚守初心,就能为社会创造价值。

做品牌,别忘了初心

 创新,跟时代走得近一点 

做品牌营销,要先有品牌认知,有做好产品的欲望。我从80年代就开始做这件事了。

2003年再次来深圳,人家都说我搞笑。问你在胆机方面有这么深的积累,供应商,技术,代理渠道,全部都是现成的。为什么不继续做?

可我不愿意为了商业化去嚼过去的馍,没有任何创新。

我想用自己的能力去创造一个新世界。

如果不是因为疫情,我一年要出去飞110-120次,将近30个周末都在各地学习。学习创新学、哲学、美学、设计学、宗教学等等。

毫无疑问,年轻人是时代的主流,我也常常跟他们请教,比如弹幕、鬼、二次元,前浪后浪,乘风破浪的姐姐

年轻的设计师大胆前卫,在他们眼里没有什么是不可突破的。

我就是一个善于学习、愿意学习的人,愿意跟时代走得更近一些,愿意享受这个时代给我们的美好和欢乐,也愿意把自己的创造力和设计力奉献给这个时代。

 只想商业化的品牌,没有生命力 

我爱音乐、音响,我希望做出中国的好品牌,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。在这点上我一直没变过。

所谓品牌,无非是由这些理想主义形成的,不是我们有意识创造出来的。如果没有这样的愿景,只想着商业化,品牌背后是没有生命力的。

我们请陈绮贞做代言,我们花了几千万去办电台复活节,跑到摩洛哥的撒哈拉沙漠。

顶着五六十度的高温,打造一艘船做24小时的全球直播,最后把船在沙漠中烧掉致敬海盗电台。

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们做了这件事,若用这笔钱做推广可能更出名,可我们还是选择情怀和理想。

像猫王2的电子管已经绝版了,我们收藏的是全世界最后一批,卖出一台少一台。就是想把情怀做到细节里。

若没有做好产品的初心,任何品牌营销都不起作用。

曾经无数次想要放弃

 至暗时刻 

2008年,我的美国客户破产,公司一下子欠了几百万的债。几千平米的厂房变成几百平,公司从几百人变成20人。

两家公司发不出工资,我就去别的企业做高管。

我老婆总跟我说,把公司关掉算了。我对她说,努力总会变好的,明年会好的。每年都说同样的话,我努力了6年。

我还对她说,如果真的关掉公司,我的理想就不在了,也不可能在这个行业待下去。从那之后,她再也没说过什么。

最难的一次,我们的厂房被改成公寓楼,通知我们搬迁。房租押金,搬迁费用,装修、停产费用,让我们一夜回到解放前。

我老婆把女儿赚的准备结婚的钱,拿来给我发工资。她说:“老公,这是我们家最后几万块钱了,如果你这个月熬不下去,以后我也帮不了你了。”

结果到了14年10月份好转。我们的产品出货了,钱来了,投资也来了。只要不放弃,梦想就不会终止。我还是觉得很幸运,不管怎么样,我们熬过来了。

机会还是给有准备的人。

年轻的设计师创业也是一样,永远保持初心和敬畏心。不要因为利益放弃初心,不要因为成放弃敬畏心,别怕挫折。

我很享受创业的过程,我们也依然在面临各种不同的考验。

我永远觉得自己是这个时代下的一个小人物,是这个时代给了我们创造力。

只想和设计师说,一个60多岁的老头创业都能成,这个时代不属于我,我都能捞住机会。你们有什么不行的?

相信自己的能力和对美好未来的追求,相信自己能够做出很好的东西。

分类: 其他分类

大家都在看

正在加载,请稍候...

发表评论请

正在加载,请稍候...